栏目导航
高教资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摘 要:如果把教师发展视为一定文化中发展的生态系统,大学教学文化则是影响教师发展生态的重要因素。大学教师发展具有关联性、动态性、协同性、平衡性等特征,同时也面临功利化的学术生态、压力过重的心理生态等问题。改善大学教学文化,有利于促进大学教师发展生态,反过来,可持续的大学教师生态发展有利于大学教学文化的建设。构建教师发展的和谐生态环境,需要树立教师发展的整体生态环境观,以教学文化优化教师发展生态环境,营造良好的学术环境,创造健康的心理生态环境。关键词:教学文化;教师发展生态

    中图分类号:G642;G64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0-4203(2015)01-0057-05    美国文化心理学教授罗高福(Barbara Rogoff)认为,文化作为人们社会生活的生态环境在人类发展和学习中具有无所不在的作用。[1]因此,文化是影响教师发展的重要因素。教师发展可以看作是在一定文化中实现的动态发展的生态系统,它包括生态主体与生态环境,教师是这一生态系统的主体,各影响因素构成生态系统的环境要素。大学教学文化作为教师发展生态环境的重要因素,对教师发展当然具有一定的影响作用。

    一、大学教学文化的内涵阐释    

    内姆瑟(Feiman Nemser)认为,教学文化是教师们共享的信念和知识,信念是教师关于工作的“正确”方式,以及对教学回报的看法,知识则是指教师从事教学工作的方法。[2]哈格里夫斯(Andy Hargreaves)认为,“教学文化由群体的信仰、价值观、习惯和假定的行为方式构成”。[3]我国有些学者则认为,教学文化是教师主导下学生在教学过程中所进行的创造性教学活动,在了解和掌握人类知识成果的基础上不断内化为有社会价值的思想观念、社会意识、积极思维方式,并以语言符号和知识经验的形式体现这种文化成果的内容。[4]通过以上对教学文化的概念论述,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大学教学文化,即它是大学教师与学生在“教”与“学”中形成的较持久的活动方式,包括教学思想、教学理念、思维方式、学习态度、学习心理以及教师与学生的价值观和教育教学制度等。概括而言,就是在大学教学背景下师生“教”与“学”的生活方式。大学教学文化不等同于课堂教学文化,它还包括大学课堂以外的与教学有关的文化,如教学制度文化、行为文化、物质文化、精神文化、环境文化。因此,大学教学文化是指在大学中教师与学生拥有共同的教与学的愿景,是师生在长期的教学过程中产生的集体价值取向,以及在师师之间、师生之间、生生之间产生的一种相互作用的环境氛围,并逐步成为师生的自觉行为。这种自觉行为与集体价值取向就是大学教学文化的表现形式。

    二、大学教师发展的生态环境    

    1.教师发展的生态特征    

    布兰克曼(C.A.Blackman)这样理解教师(专业)发展:“不论时代如何演变,也不论是自发的还是受赞助的,教师始终是持续的学习者,这种学习就是专业发展。”[5]大学教师发展是在相互联系的生态环境中寻求一种自身发展的自然平衡状态。如果将教师发展看作是一个生态系统,大学教师发展就具有以下生态特征。    

    (1)关联性。大学教师发展是大学教师与生态环境因素相互协调的结果。教师的生态是教师生存和工作的状态,包括教师与教师之间的关系、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教师与自然环境的关系、教师与人文环境的关系。总之,教师发展生态涵盖了与教师发展相关的所有环境因素,这些环境因素相互影响、相互促进,与生态主体即大学教师共同构成教师发展的整个生态系统,其中一种因素的改变必然引起其他环境因素的变化。大学教学文化作为教师发展生态系统的子环境,其发展必然对教师发展生态环境产生一定的影响。    

    (2)动态性。所谓动态性,是指大学教师作为一个鲜活的个体存在于环境中,处于不断运动与发展的状态,受其他环境因素的影响,该个体不断发生变化。这种动态性要求我们必须用发展的眼光来研究大学教师发展的状况。依据大学教师的使命,传统大学教师的发展就是不断地进行知识积累,以便完成教学任务,而现在大学教师的发展并不满足于对知识的追求,还要对知识进行创新,并扮演学生的“人师”和“经师”角色。大学教师的使命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变化,大学教师的发展也随着社会的需求不断变化,因此,作为生态系统中的主体,大学教师的发展受各种环境因素的影响,处于动态发展的过程之中,并且贯穿于教师的整个职业生涯。    

    (3)协同性。教师发展的协同性,就是教师协调不同资源环境,保持教师发展生态系统的平衡、稳定,促使教师发展这一目标实现的过程或能力。它强调的是一种协调能力,是教师发展生态平衡的必要条件。“木桶理论”告诉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必须考虑各种因素的利弊才能实现最终目标,否则无法达到最优的效果。教师发展实质上是大学教师不断适应周围环境(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只有协调好各影响因素之间的关系,才能促进整个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平稳前进。    

    (4)平衡性。所谓平衡性,是指寻求一种最佳的生态系统以支持生态的完整性。从生态学的观点来看,发展是个体与环境的不断相互协调。教师发展生态就是教师与教师、教师与学生、教师与周围环境(包括自然环境、人文环境)之间的相互状态。6]美国心理学教授柏林纳(David C.Berliner)认为,教师的职业发展是从没有教学经验的新手向经验丰富、随机应变的专家型教师发展的过程。大学教师在其发展过程中,要不断适应环境,正确处理各种环境因素之间的关系,维系他们之间的平衡。当一种环境因素遭到破坏或者不能与其他环境因素同步时,生态环境就会失去平衡,从而导致整个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失去平衡,进而阻碍生态主体———教师的成长。可见,只有整个教师发展生态系统维持平衡,才能促进教师的可持续发展。    

    2.教师发展的生态环境教师发展的生态环境是以教师的发展为中心,并对其发展产生控制或影响作用的多维空间和多元环境。教师的发展与其生态环境间存在着一种相互推动与制约的作用,二者进行物质、能量、信息等交换,使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得以保持结构和功能的相对稳定。笔者曾在《高等教育生态论》中指出:“人(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作为高等教育系统内部的主体,对环境的适应既包括人对高等教育系统外部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规范环境等各种生态环境的适应,也包括人对学校内部生态环境的适应。人在与环境发生相互作用的过程中,将客观环境纳入已有认知结构或者行为模式中。在这一过程中,原有的认知结构或行为模式将不断调整,以适应环境变化的过程。”[8由此,教师作为高等教育系统内部的主体,其发展过程就是对各种生态环境的适应,并与之不断发生相互作用的过程。而教师作为自身发展系统的主体,将周围环境纳入其原有的认知结构中,并对原有的认知结构做出调整,使各环境要素经过磨合达到协调共生,从而适应教师发展。    

    3.教师发展的生态问题    

    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对自身具有一定的调节机能,但这种调节机能在一定的前提下才能发生作用,即对它的影响不能超过整个系统的承受力度。如果影响力度过大,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就会失去调节机能,甚至面临失衡。现有的教师发展存在以下生态问题。    

    (1)功利化的学术生态环境。学术环境对大学教师的发展极其重要,但近些年大学里学术不端的现象不断涌现。这与学术成果的评价体系和制度有密切关系,如大学现有的学术评价机制过于功利化、指标化、数量化,在这种机制下,学者以在限期内完成指标为目的来研究学问,而非以追求真理为目标进行探索。当大学教师处于一个浮躁的学术环境中时,需要有很强的意志力来保持其研究的客观性,往往难以潜心治学。因此,净化学术生态环境势在必行,一方面,学者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从自身做起;另一方面,学校和相关组织要建立比较健全的法律制度来规范研究者的学术行为。    

    (2)压力过重的心理生态。美国生态学家谢尔福徳(V.E.Shelford)在1913年提出了耐度定律,他指出,任何一个生态因子在数量或质量上的不足或过多,即当接近或达到某种生物的耐受限度时就会使该种生物衰退或不能生存。[9这表明生态系统的发展受承载力的限制。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同样适用此原理,当一种或几种生态环境因子达到它自身所能承受的限度时,就会破坏环境因子之间能量的相互交换,使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失去平衡。如中国人民大学组织与人力资源研究所主持的“中国教师职业压力和心理健康调查”结果显示,82.2%的教师感觉压力大,近90%存在一定的工作怠倦,近30%的被调查教师存在严重的工作怠倦,近40%的被调查教师心理健康状况不佳,20%的被调查教师生理健康状况不佳,超过60%的被调查教师对工作不满意,部分甚至有跳槽的意向。[10]这进一步说明了当前教师的生存状况堪忧,教师发展生态失衡,给教师减压势在必行。

    三、大学教学文化对教师发展生态的影响    

    1.教学文化与教师发展生态的相互作用影响教师发展生态的环境因素很多,大学教学文化就是其中之一。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包括生态主体和生态环境,生态环境包括自然环境、人文环境、规范环境等,教学文化作为生态环境中的一个子环境,对教师发展有着深刻的影响,二者之间的关系如下。    

    (1)大学教学文化影响教师发展生态。大学教师作为教学文化的主体,一方面是教学文化的践行者,另一方面又受教学文化的影响。教师如何适应不断发展的大学教学文化,直接关系到教师发展的质量。邬大光认为:“要确保教师发展和教育质量提升,必须认清大学教学文化是大学教师发展的根基。”[11优质的大学教学文化是一种文化积淀,具有精神上的熏陶作用,并沉积在大学教师的心灵深处,教师需要协调好各环境因素之间的关系,实现教师发展生态系统的平衡。大学教学文化对教师专业知识的塑造、教学动机、工作满意度及继续从教意愿也产生显著的影响,并通过规范教师的价值取向和教学行为来促进教师的发展。一般来说,不适宜的大学教学文化环境有碍于教师的职业成长,导致教师难以应对教学压力和日常事务,使其产生焦虑和挫败感,甚至转行。而适宜的大学教学文化环境有利于教师职业发展,教师在宽松、自由的氛围中能缓解工作压力,并学会合作、学会学习、学会反思,进而树立正确的价值观。维斯(D.J.Weiss)研究发现,教师在合作的教学文化环境中最能被激发强烈的责任感,并愿意留在教学岗位。[12]可见,教学文化作为教师发展生态系统的一个环境因素,对教师发展生态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教师发展生态影响大学教学文化建设。大学教师与其生存发展的环境构成一个生态系统,教师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其存在与发展受教学文化等各种环境因子的制约。同样,大学教师作为发展的主体,其和谐的发展生态会对大学文化等产生影响。教师发展生态系统是一个整体生态链,其发展需要依靠生态链上每一生态环境的相互作用。教学文化作为生态环境中的子环境,其发展当然受教师发展的影响,如果教师发展生态系统均衡发展,大学教学文化生态环境也会得到优化,反之,则不利于大学教学文化生态环境的构建,也阻碍其功能的发挥。另外,大学教学文化是以师生的集体价值取向和自觉行为表现出来的,教师发展生态对大学教学文化的影响也通过这两种形式所体现:一方面是集体价值取向,教师在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引导着教师的成长方向,并决定着教师在大学教学文化构建中的价值选择;另一方面是自觉行为,如果教师生态发展成为每位教师的自觉行为,大学教学文化将更加健康和谐。    

    2.构建教师发展的和谐生态环境    

    (1)树立教师发展的整体生态环境观。大学教师发展的生态环境是由多种环境因子构成的一个大环境,任何环境因子的改变都会引起整个教师发展生态系统的变化,因此,对于大学教师的发展,既要有整体观念,也要关注局部动态。当前,我们往往只关注教师发展的整体生态环境,而忽视独立个体环境的变化,虽然短时间内独立个体环境无法对整体环境的变化产生显著影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定影响整个教师发展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由此,我们应树立整体生态环境观,在以整体生态环境为中心的前提下关注各子环境的变化,以此提升大学教师发展的质量。    

    (2)以教学文化优化教师发展生态环境。以教学文化优化教师发展生态环境,可以从物质、精神、制度、环境、行为等方面入手。具体来说,在物质文化环境方面,在满足教师教学基本需求的同时突出物质文化环境对教师成长的影响,充分考虑教学硬件条件是否具有独特的学术品位,是否能体现精益求精和学无止境的精神;在精神文化环境方面,要求教师树立发展意识,对职业生涯进行规划,明确发展目标,只有思想上的觉醒才能为教师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在制度文化环境方面,要制定科学合理的教学制度、职称评定制度以及公平合理的评价机制,把发展性评价和结果性评价相结合,给教师创造一个宽松、和谐的生态环境;行为文化体现在教师的行为上,它更多的是以一种人文环境的方式表现出来,而要优化教师发展生态环境,增加教师对生态环境的适应能力,就必须让人文关怀成为一种自觉行为。    

    (3)营造公正自由、和谐合作的学术生态环境。公正的学术环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学术腐败,学校必须制定和完善与学术活动相关的管理制度,对违反学术道德的行为进行严格处理,使教师在进行学术研究时有章可循,从而扭转学术研究中的不正之风。自由是指学术自由,即大学教师在追求科学真理的过程中,可以自由表达各种学术观点,从而实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同时,教师在自身发展中必须相互学习、团结协作以共同完成目标,进而提高自身的学习水平,实现个体学习到共同学习的转变。必须改变闭门造车的现象,在合作中通过彼此的信息沟通和技术合作,发挥整体的力量,形成和谐合作的学科、科研团队。    

    (4)创造积极进取、健康的心理生态环境。大学教师的言行举止对大学生成长与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有心理健康的教师,才会有心理健康的学生,这是由大学教师所担负的任务———教书育人所决定的。大学教师肩负着培养人才的重任,具有积极进取的心理是必备的素质。如果教师把职业怠倦心理带到与学生的交往中,势必会影响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因此,要通过各种手段降低环境因素对教师心理的不良影响,积极营造宽松、良好的工作环境。在教师发展外部环境方面,可以通过改善工作环境、人际关系等使教师能生活在健康的生态环境中;在个体内部环境方面,教师要做适当的心理调节,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大学教学文化是影响教师发展生态的重要因素。改善大学教学文化,有利于促进大学教师发展生态,同时,可持续的大学教师生态发展有利于大学教学文化的建设。

    参考文献:

    [1] ROGOFF B.The Cultural Nature of Human Development.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3:43.

    [2] 龚孟伟.当代教学文化内涵之盘点与重构[J].江苏高教,2012,(3):70-73.

    [3] 张俊列.中西教学文化差异比较、文化探源与启示[J].教学与管理,2009,(9):65-66.

    [4] 刘利平.教学文化的意涵[J].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基础教育版),2009,(2):5-8.

    [5] BLACKMAN C A.Issues in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A Continuing Agenda// HOLLEY M I,MCLOUGHL C S,Eds.Perspectives on the TeacherProfessional Development.New York:The FalmerPress,1989:1.

    [6] 文丽萍.生态学视域下的教师发展[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2007.

    [7] 转引自肖丽萍.对教师发展阶段问题的理论思考[J].太原师范专科学院学报,2001,(3):72-74.

    [8] 贺祖斌.高等教育生态论[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37.

    [9] 李博,杨持,林鹏.生态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16.[10] 2005年中国教师职业压力和心理健康调查[EB/OL].(2005-08-26).http://edu.sina.com.cn/l/2005-08-26/1106125867.html.

    [11] 邬大光.教学文化:大学教师发展的根基[J].中国高等教育,2013,(8):34-36.

    [12] 陈芳.国外教学文化与新教师发展研究述评[J].外国教育研究,2009,(5):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