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高教资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摘要: 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是由各种内外因素共同引起和推动的。长期以来,由于缺少统筹规划、政策支持和推进策略研究,也忽略了相关参与方的支持和辅助,其转型面临着诸多困境和问题。本文认为:必须秉持协同发展理念,打破层级阻隔与部门壁垒,把多个发展要素结合起来,促进利益主体之间有效联合,从而构建院校、政府、企业及中介“四位一体”的互哺共赢、协同发展工作体系,实现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的多路径突破和多样化发展。

    关键词: 地方本科院校; 应用技术大学; 产学合作; 协同发展      

    作为一个开放的学术、文化组织,地方本科院校转型为应用技术大学是由各种内外因素的共同引起和推动的。在推动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进程中,必须秉持协同发展理念,突破各种壁垒,打破“路径依赖”,把多个发展要素结合起来。由“单兵作战”转向“整体联动”1,实现资源在系统内无障碍流动,从而在外部需求、竞争压力及政策指向等力量推动下,依靠地方本科院校内部的价值认同、制度创新,破解封闭化办学、同质化发展等问题,实现人才培养、科技创新、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同步提升,从而推动我省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发展。

    一、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是自身变革和社会发展要求使然      

    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既是社会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以及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也是其内在逻辑的自然延伸和演绎,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形成了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      

    (一) 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是经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迫切要求      

    随着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我国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优化、转型升级。劳动密集型和低技术产业衰减,技术密集型和高新技术产业激增,使得高技术、高技能、高知识含量、高附加值、高综合性成为未来产业发展的显著特征。从2013 年开始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呈现出新变化,服务业生产总值首次超过第二产业,电子商务、生物医药、装备制造等新兴产业和新兴业态发展迅猛2。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增加了对掌握现代科学技术又接受系统技能训练的技术人才的数量、层次和结构的多样需求。而当前我国各类高技术应用型人才的供给严重不足,成为制约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的主要瓶颈之一。有研究表明: 目前我国高级工、高级技师和高级工程师等技术应用型人才求人倍率分别高达2. 34、2. 25、2[3。地方本科院校转型为应用技术大学具有一定的社会背景和深刻的现实依据。如果一味沿袭学术型大学的办学传统,人才培养将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严重脱节,大量毕业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难以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直接的技术、信息和文化支撑与服务。因此,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已成为区域社会经济的转型升级对地方高等教育变革提出的现实要求。      

    (二) 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是高等教育结构调整的重要途径      

    我国高等教育层次、科类结构以及各种规格、类学科的需求,一味追求规模上的“大而全”。不能采用融合的方式推进优势学科建设,使得特色学科少,整体水平不高。专业集群性弱,不能基于地方主导产业集群跨学科、跨专业组合,缺少重点品牌特色专业集群,未能彰显促进产业集群和提升产业能级的功能。没有以应用创新人才培养为轴心开展课程改革,内容分割过细与简单拼凑,缺乏沟通、衔接与整合。必修课过多而选修课比例偏低,无法提供关键的实践知识和基本工作经验。人才培养重知识传授,轻能力培养,校企融合和工学交替缺乏,学生的应用能力不够强,与相应工作领域和岗位不匹配。人才培养体系缺乏未来眼光和全球视野,难以顺应新经济模式的发展方向。      

    (三) 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地方本科院校办学历史短,缺少国家的分类指导和政策支持,导致定位不明、目标趋同,师资水平不高、获取资源能力有限,求大尚名、内涵缺失。学校不重视理论知识的实际应用,机械照搬重点高校的教学模式和内容,人才培养质量低,学生就业出现严重危机。以湖北省为例,2014 年地方本科院校毕业生近20 万,截至2014 年6 月27 日,毕业生的实际就业率仅为69. 1%[5,这种状况已经严重制约该省高等教育发展的整体水平。因此,地方本科院校应重塑发展模式,不能跟在重点大学之后亦步亦趋,也不能驻守在封闭的象牙塔内自恃清高、“静观其变”; 要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主动与地方政府、企业进行合作,建立与产业链紧密对接的专业体系,构建应用技术特色鲜明的人才培养方案,在错位发展中凸显区域性、共生性、应用性等特性。只有在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的进程中,地方本科院校才能寻求到一条能够完成自身历史使命并具有鲜明个性的转型路径,进一步拓展自身的发展空间。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发展既是当前社会经济转型升级的现实要求,也是实现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四) 人才匮乏,科研水平低,服务社会和协同发展的能力仍需不断提升      

    地方本科院校人才匮乏,具有职业资格和行业背景的“双师型”教师比例偏低。待遇低,难以吸引和留住有影响力的学科带头人和创新人才。学科意识不强,导向不明,投入不足,学科建设处于自发散漫状态,造成科研整体水平低,高质量的成果少。学校社会服务的体制不健全,没有稳定的研究平台。教师教学任务重,缺乏学术旨趣,投入少能力弱,能够实现转化的成果技术含量较低。政府引领不够,缺乏必要的政策支持和统筹规划,地方院校多以“单干”为主,没有形成“政、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模式。企业对地方院校存在认知偏差,在责、权、利等方面分歧较大,产学合作呈现临时性和短期性的特点8],以致地方本科院校与区域经济社会之间的协同能力不足。 

    二、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进程中遭遇的主要困境和问题分析      

    地方本科院校往往是由师范专科学校和职业技术学院升格而来,作为我国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地方投资、地方管理和服务地方的办学特点。但由于缺少长远规划、政策支持和推进层面的策略研究,在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进程中也面临着诸多困境和问题。      

    (一) 管理体制不健全,政策支持力度不够,资金短缺,无法形成办学活力      

    地方本科院校一般按照“省市共管,以市为主”的管理体制运行,由于管理权限不甚明确,省级政府应具有的管理权限没有到位,使其处于多头管理而又无人管理的尴尬境地。从内部管理体制看,学术权力淡化,行政权力日益强化并失去约束6,忽视决策的民主化、科学化,严重挫伤教师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从外部政策支持看,中央和省的一些项目和政策主要惠及重点院校,地方本科院校难以从中获益。加之交通闭塞,信息不畅,没有获取其他社会资源的渠道。地市财政支持资金总量严重不足,只能保吃饭,保运行,尤其是升本建设欠下的巨额债务,使本不充裕的财力更加捉襟见肘。办学经费短缺,教学硬件不足,直接制约其人才培养质量和服务地方的功能,无法形成办学的特色与活力。      

    (二) 办学理念冲突,定位不准,特色不明,转型中左右徘徊,裹足不前      

    受精英教育的惯性影响,不少地方本科院校认为本科教育就是学术型的教育,在发展定位问题上出现“攀高、求大、求全、尚名、逐利、趋同”等不良倾向7,盲目扩大办学规模,向综合性大学追赶。由于一味模仿,眼睛只盯着传统学科专业,很少考虑区域特点、办学条件和市场需求等,无法对资源优化整合,形成优势特色。实践中也较少与企业行业建立紧密联系,形成产学融合的机制,因而培养不出具有理论知识和实践能力的应用技术人才,造成大量毕业生就业困难。尽管国家明确提出应用技术大学的转型发展要求,仍有不少地方本科院校瞻前顾后,摇摆不定,裹足不前。由于发展遭遇困境,他们虽初有转型意愿,但在认识上还没达到一定高度,在实践上一下子难以找到突破口,仍然沿袭传统本科办学思路。      

    (三) 学科特色少,专业集群性弱,课程改革滞后,人才培养体系不完善      

    一些地方本科院校不顾自身条件和区域发展对学科的需求,一味追求规模上的“大而全”。不能采用融合的方式推进优势学科建设,使得特色学科少,整体水平不高。专业集群性弱,不能基于地方主导产业集群跨学科、跨专业组合,缺少重点品牌特色专业集群,未能彰显促进产业集群和提升产业能级的功能。没有以应用创新人才培养为轴心开展课程改革,内容分割过细与简单拼凑,缺乏沟通、衔接与整合。必修课过多而选修课比例偏低,无法提供关键的实践知识和基本工作经验。人才培养重知识传授,轻能力培养,校企融合和工学交替缺乏,学生的应用能力不够强,与相应工作领域和岗位不匹配。人才培养体系缺乏未来眼光和全球视野,难以顺应新经济模式的发展方向。      

    (四) 人才匮乏,科研水平低,服务社会和协同发展的能力仍需不断提升      

    地方本科院校人才匮乏,具有职业资格和行业背景的“双师型”教师比例偏低。待遇低,难以吸引和留住有影响力的学科带头人和创新人才。学科意识不强,导向不明,投入不足,学科建设处于自发散漫状态,造成科研整体水平低,高质量的成果少。学校社会服务的体制不健全,没有稳定的研究平台。教师教学任务重,缺乏学术旨趣,投入少能力弱,能够实现转化的成果技术含量较低。政府引领不够,缺乏必要的政策支持和统筹规划,地方院校多以“单干”为主,没有形成“政、产、学、研”一体化发展模式。企业对地方院校存在认知偏差,在责、权、利等方面分歧较大,产学合作呈现临时性和短期性的特点8,以致地方本科院校与区域经济社会之间的协同能力不足。 

    三、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的路径探寻及其对策建议      

    基于地方本科院校在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过程中出现的困境和问题。我们必须秉承协同发展的理念,在政府主导、行业指导、企业和科研院所的共同参与中,推进转型发展。      

    (一) 政府应统筹规划,完善机构、引导产学合作,提供各项政策支持,承担指导、调控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发展重要职责      

    地方本科院校转型是一场涉及多部门,触动各方利益的社会变革。政府作为推动经济社会和高等教育发展的主导力量,应强化行政责任和伦理意识,扮演好“掌舵者”角色,深度整合发展目标,完善组织和制度结构,规划好转型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各地在确定一批院校为转型发展试点的基础上,出台《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实施方案》。成立由政、产、学、研各方组成的地方高校转型管理机构,实现规范化管理。引导产学联姻,形成在人才培养、项目合作、人员交流、资源共享等方面的战略联盟。鼓励行业、中介参与办学水平和人才质量评估,构建以就业能力、产业服务能力和社会贡献能力为关键指标的评估体系。设立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发展专项资金,及时解决向应用技术大学发展中的一些瓶颈问题。在破除利益固化藩篱的基础上,集聚资源,多维发力,进一步激发地方本科院校转型的动力与办学活力。从而将地方本科院校转型为应用技术大学作为推动地方产业升级和城镇化进程的重要战略资源,实现地方本科院校与区域经济社会的协同发展。      

    (二) 企业应更新观念、强化责任,以务实的态度深度参与地方本科院校科学研究以及应用技术人才培养的全过程      

    企业既是生产力的创造者,也是地方本科院校转型的重要推力,不能只与重点高校、研究机构合作,还应主动参与到地方院校的转型工作中来。规范管理、完善制度,促进价值融合,形成长效机制,推动“校企共同体”的可持续发展。在预测人才需求、设置与产业对接的专业、制定人才培养方案、修订教学计划、开发专业理论和技能知识标准和构建“知行一体”课程体系等方面深度参与,发挥指导作用。积极参与学校管理的全过程,包括选派技术专家承担实训课程教学,参与学生毕业设计指导、职业规划和质量的监控评价等方面。企业要加大科技开发力度,注重科研合作,共建研发中心、重点实验室和实训基地,开展合作项目研究,实行知识和技术共享,形成知识积累与技术创新的重要平台。在遵循技术人才成长规律的基础上,协助院校把知识的传递、生产和运用等环节有效地整合起来,促进学习者从外部刺激的被动接受向知识的主动建构转化,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培养出急需的高层次、高素质应用型人才。      

    (三) 地方本科院校应制定好制度,完善学科专业结构,建设“双师型”师资,实施课程改革,注重对外合作,不断提升办学水平      

    地方本科院校应做好制度设计,遵从大学组织的学术特性,坚持民主管理和依法治校,发挥教授、专家在学校治理中的作用。完善学科专业结构: 立足地方经济社会开展应用研究和技术研发,促进多学科交叉融合,争取在某些学科上创立特色品牌; 推进专业综合改革,建设好与区域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支柱产业相关领域的专业集群,提高专业结构与产业结构的契合度。建设“双师型”师资: 为教师承担项目搭建平台,提供顶岗挂职机会,使教师不断跟踪学界和业界的发展动向,提高教学水平和实践能力。实施课程改革: 与企业、行业共同进行课程设计,注重理论的应用性、技术的先进性,使课程融入更多应用性元素,更好地对接职业标准,深度挖掘和广度拓展实践教学,把“应用性”贯穿课程内容、教学方法和评价的各环节。重视对外交流: 具有开放的胸怀和国际化视野,对照应用技术大学特质,大胆借鉴国外教育理念、办学模式,与国外应用技术大学展开合作,避免重复无效路径,不断提升地方本科院校的办学水平。      

    (四) 发挥科研院所、院校研究协会、金融与中介机构的协调作用,将优质社会教育资源,整合到地方本科院校转型上来      

    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除自身、企业和政府的作为外,还需要科研院所、院校研究协会、金融和中介机构等相关利益主体的资源共享和协力推进。科研院所与高校、企业共同组建“知识联盟”或“技术联盟”,开展合作教学研究,制定出实用性较强的课程体系,联合承担项目,形成高水平的成果,拓展人才培养的新路径; 院校研究协会聚集专家智慧,用专业的方法收集数据和分析信息,探索应用技术大学转型路径,以创新的学术思维取代守成的行政思维,发挥研究、咨询和决策作用; 金融部门应发放更多形式的银行贷款,让更多的民间闲置资本参与到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发展中来,使其能用今天的钱办明天的事,缓解资金短缺压力。社会中介机构应凭借灵活的机制,参与应用技术大学的专业结构、课程质量、学科水平和就业状况的监督与评估,作出“有公信力”的评价9,定期向社会公布结果,减少管理价值判断难以中立的问题。在技术扩散、成果转化和产权交易等方面,为合作各方提供公共服务,尽力实现各方不同利益诉求的表达。我国地方本科院校既往的改革大都侧重“内部协同”,缺乏“外部协同”,忽略了相关参与方的支持和辅助,致使发展的生态环境欠佳。我们应秉承协同发展理念,以高度开放的胸襟,立说立行的精神,打破层级阻隔和部门界限,找准各方价值融合点和利益平衡点。在转型驱动的拐点上多维发力,增强对外部发展环境的敏感性和整合力,将人才培养和科技研发同现代化生产与社会改革实践紧密结合10。建立资源共用、风险共担和利益共享的机制,促进利益主体之间的有效联合,逐步形成“中国特色”的地方本科院校协同发展范式,实现地方本科院校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中的多路径突破和多样化发展。

    参考文献:

    [1]洪林,陈桂香. 高校协同创新的哲学思考[J]. 重庆高教研究, 2013( 5) : 24 - 27.

    [2]赵鹏飞. 服务业成2014 年就业新增长点[J]. 劳动保障世界, 2014( 2) : 37.

    [3]胡璋剑. 应用型人才培养新论[M].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9: 5.

    [4]岳昌君. 2013“史上最难就业季”大学生就业状况究竟怎样[N]. 光明日报, 2014 - 1 - 28.

    [5]熊健民,张清,邹军华. 地方本科院校转型职业教育发展研究[J].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4( 4) : 5 - 8.

    [6]梅友松,张志良,周艳华. 地方高校可持续发展机制研究[M]. 北京: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3: 82.

    [7]周绍生,储节旺. 地方高校如何走出误区,科学定位[J].中国高等教肓, 2004( 2) : 8 - 10.

    [8]胡海青. 我国产学合作人才培养中企业机会主义行为的制度分析[J]. 高等教育研究( 武汉) ,2004( 1) : 61 - 67.

    [9]周清明. 创新型地方高校发展研究[M]. 北京: 经济管理出版社, 2013: 63.

    [10]孙泽文,程永洲,路华清. 多维发力助推地方大学社会化转型发展[J]. 学术论坛, 2013( 1) : 216